欢迎来到中非视界网! | 国内频道 | 国际频道|ENGLISH

中非视界




中非视界 网站首页 新闻频道 信息中心 查看内容

近距离·走进非洲 | 我在非洲逛博物馆

2018-7-3 15:44| 发布者: 中非视界| 查看: 80| 评论: 0

摘要: 摘要:从外表看,这些建筑甚至不如中国地方博物馆一个展厅,但里面流淌的岁月和文明,确是蕴藏着非洲古老大陆历史和特有哲学的宝藏。又到了东非动物大迁徙的季节,印象中看到一组数据,说是近来中国中产阶层兴起了一 ...

摘要:从外表看,这些建筑甚至不如中国地方博物馆一个展厅,但里面流淌的岁月和文明,确是蕴藏着非洲古老大陆历史和特有哲学的宝藏。

又到了东非动物大迁徙的季节,印象中看到一组数据,说是近来中国中产阶层兴起了一股“非洲热”,来非洲旅游的中国人以两位数增速增长,只不过是基数实在太小。我上个星期到肯尼亚出差,确实在内罗毕洲际酒店吃早餐的时候遇到一些时髦年轻的中国女士,问她们来肯尼亚都有什么行程,得到的答案是“就是看动物呗”。


看动物是国人对来非洲旅游差不多唯一的想象,去年和中国驻南非大使林松添会面时他言之切切地和我说, 其实非洲拥有灿烂的文明,那些认为非洲是落后和荒蛮的观点是极其错误的。这些年我由于从事非洲写作和非洲铁路项目咨询的关系去了不少非洲国家,每到一地,几乎都要在混乱的车流和几乎没有规划感可言的街道中寻找当地博物馆的影子。从外表看,这些建筑甚至不如中国地方博物馆一个展厅,但里面流淌的岁月和文明,确是蕴藏着非洲古老大陆历史和特有哲学的宝藏。

达喀尔艺术文化博物馆 

绕过南非和埃及以及北非几个极其成熟的旅游市场不说,我认为东非地区的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博物馆是发展最成熟的。在前者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有两个博物馆最值得游览,其一是位于市中心的国家博物馆,其二是坐落在亚的斯亚贝巴大学校园中的人类博物馆。我第一次去埃塞的时候由于时间关系只到访过前者,那里的镇馆之宝是名为“露西少女”的古人类化石标本,拜访那天我特意戴上保尔·史密斯设计的骷髅图案袖扣,然后发了一个朋友圈说,“今天要去看看我们人类共同的老祖母”。

埃塞俄比亚人类学博物馆

这副标本之所以珍贵,在于古人类学研究中一般仅能发现化石碎片,很少发现完整的颅骨或肋骨。1974年,美国人类学家唐纳德·约翰逊在埃塞俄比亚阿法尔谷底阿瓦什山谷发现了她,后来估计“露西”生活于约320万年以前并被归类人族,这副骨架具有类似猿的脑容量和类似于人类的二足直立行走方式,支持了人类进化争论中直立行走在脑容量之前的看法。2016年8月,英国《自然》期刊刊登论文指出,露西可能是因为从树上摔下受伤而死的。


在这个博物馆中,另外一部分精华展出的是埃塞皇帝海尔塞拉西的生平和吃穿用度,包括国王的王座王冠和猩红色天鹅绒的披风等。后来在一场慈善拍卖会上,我拍得了非洲艺术家一幅《海尔塞拉西》肖像画,我一直想深入了解这个传奇国王的心愿去年才实现。在海尔塞拉西宫殿改造成的人类学博物馆中,国王的生活仿佛尽在眼前,卧室和起居室几乎原封不动,还有一个展厅专门展示了各国政要送给海尔塞拉西的国礼,可以说人类学博物馆是和北京故宫一样,连建筑本身都是文物。

海尔赛拉西皇帝的起居室 

在肯尼亚,如果嫌在马赛马拉看动物不过瘾,那么你一定不要错过在内罗毕的国家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归根结底是印度在非洲软实力的体现,最早的建筑由印度商人捐赠。这个博物馆的精华其实并不是那些巨型哺乳动物的标本,而是一个专门展示东非鸟类标本的禽鸟馆,里边共有900多个栩栩如生的鸟类标本,就连鸟巢都是原封不动从树上摘下来的,对于全世界爱鸟人士而言,流连一天都不为过。除了鸟类标本外,这里的另一个镇馆之宝是和“露西”一样的“小男孩”古人类化石,这具化石被发现于肯尼亚北部,十几岁的小男孩有着和现如今人类一样的身形,只不过脑部容量稍小而已。

本文作者在肯尼亚国家博物馆中观看“小男孩”标本

说完东非下面我们一起来到西非。西非最著名的当属位于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传统文化艺术博物馆,这个刷着黄色墙漆的建筑里面几乎只有一个“非洲面具”主题。


非洲艺术启发了毕加索,《亚威农的少女》成为抽象艺术的代表,而非洲面具所藏着的神秘力量,更可以说是很多现在非洲日常生活场景的灵感来源。严歌苓在《非洲手记》记录下尼日利亚面具博物馆的故事,她写道,一些面具代表着权利,例如族人长老推选戴面具村长,又譬如判官在断案的时候通常带上面具等等。


我去的那天,博物馆的二楼有一个特展是非洲的纺织艺术。时至今日,非洲许多传统村落的妇女还用双手来一针一线缝布,赞叹于这灵巧双手艺术杰作之余,我也不禁陷入沉思:现在越来越多中国大规模工业化的轻工业产品流入非洲,虽然丰富了本地市场,但也冲击了这些农村妇女的生计。一名肯尼亚的手工业者就曾和我当面抱怨道,中国塑料编的篮子和当地妇女巧手编的篮子几乎外形一样,但就是价钱便宜许多。

达喀尔艺术文化博物馆展出的非洲纺织品 

塞拉利昂几乎是小众到不能再小众的非洲旅行目的地了,但佛里敦市中心仍然有一家国家博物馆值得一游。或许是几乎没有游客到访,在我眼中都是稀世珍宝的藏品就随意摆放,包括巨型的象牙等。这家博物馆还介绍了各个部落的风俗以及当年殖民者留下的旧照片等。


透过我过去在非洲大陆工作和旅行的经验,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无论到哪个国家都有铁路博物馆,可见工业文明的象征铁路给这个大陆所带来的改变之大。在内罗毕铁路博物馆,伊丽莎白女王所用的餐盘完好如初,院子里停放着曾在《走出非洲》出镜的老火车机车和车厢。一句形容肯尼亚米轨铁路的名言是“一个国家建一条铁路不新鲜,新鲜的是一条铁路创造了一个国家。”


在塞拉利昂,也有一个新修建的火车博物馆,里面一节一节车厢令人眼花缭乱,对比如今全国混乱的交通,我猜想他们一定是很怀念拥有火车网络的旧时光。

塞拉利昂国家博物馆展示的老铁路照片 

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尼亚,我去了鼎鼎有名的火车奢侈旅行起点“非洲之傲”火车站,整个火车站都是一个小型博物馆,而火车车厢也是旧车厢翻新改造而成。在最后一节车厢社交区一边听着古典乐一边喝着香槟,窗外是行走的风景,有动物,有瀑布,有村庄。我想,古老的非洲一定会焕发新的魅力。



马里廷巴克图、贝宁阿波美皇宫、佛得角大里贝拉历史中心以及蒙巴萨的耶稣城堡,在我未来的人生道路的非洲旅行计划中,还有数不尽的非洲历史文化古迹和文化遗产目的地。我真心的希望今后有越来越多不分年龄层的中国朋友,能够真正走进非洲,触摸历史,感知未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中非视界 ( 京ICP备12008728号-9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