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非视界网! | 国内频道 | 国际频道|ENGLISH

中非视界




中非视界 网站首页 非洲资讯 中非资料 查看内容

一文读懂非洲流行病的历史

2020-4-1 11:13| 发布者: 中非视界| 查看: 259| 评论: 0|来自: 非洲真实故事

摘要: 2020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从2019年12月份新冠肺炎在武汉开始爆发,到截止至北京时间3月30日7时45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疫情影响, 超72万人确诊患病, 3万多人死亡,国际媒体对这个流行病的形容也从Epidem ...

2020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
从2019年12月份新冠肺炎在武汉开始爆发,到截止至北京时间3月30日7时45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疫情影响, 超72万人确诊患病, 3万多人死亡,国际媒体对这个流行病的形容也从Epidemic(一般的流行病)到Pandemic(全国或全球性的)大流行病。
虽然现在中国国内疫情已经基本平稳,但国际上还有很多国家每天都面临着确诊人数不断攀升的困境,政府、医护人员还有社会各类组织都为控制住这场疫情而竭尽所能、分秒必争地在行动,因为每天攀升的确诊、死亡人数,不是几个简简单单抽象的数字,而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牵动着一个又一个的家庭的心。
在非洲这片广阔的土地上,流行病因得不到有效控制,在很多国家里常年肆虐,每年都有几十甚至上百万的非洲人因感染流行病却没有医疗条件救治而丧生,国家的各方面发展也因此受到影响,陷入恶性循环。
而随着中非多领域的深入合作,中国商人和旅行者也越来越关注非洲现存流行疾病等公众卫生话题。
因此,游猪生态希望通过一系列文章让大众更了解流行病与非洲的真实情况,不仅看到非洲部分国家的困境,还看到非洲已付诸的行动、正不断前进的步伐与待挖掘的潜力和机会。
最终我们希望,在多方努力之下,恶性循环链得以断开,非洲走向光明、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对于非洲这一公共卫生话题,我们将产出如下四方面的相关内容:
Chapter 1 非洲的流行病简史
Chapter 2 非洲在行动
Chapter 3 中非合作
Chapter 4 非洲的机遇和展望
本篇文章,我们将从非洲流行病的背景谈起。

■ 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
图片来源 | 世界卫生组织
流行病基本概念
流行病(epidemic)指的是突然发生且发生数量明显超过正常预期的疾病。
这个词特别用于指传染病,但也适用于其他疾病、伤害或与健康有关的事件。而大流行病(pandemic)则指的是一种疾病的广泛流行或是侵害人群面积大的流行病。
非洲流行病,它们是
鼠疫、天花、流感、黄热病
疟疾、艾滋、霍乱、埃博拉
非洲大陆的流行病记录可追溯至746-747年,鼠疫(Plague)从欧洲传入。

■ 非洲黑死病。
图片来源 | 世界卫生组织
鼠疫是一种由鼠疫耶尔森菌引起的传染病。
十四世纪(1331-1353),鼠疫被称为“黑死病” (Black Death),在亚欧大陆与北非引发了严重的疫情。尽管亚洲,南美洲,欧洲都发生过鼠疫流行,但世界卫生组织(世卫/ WHO)的报告显示,自1990年代以来,大多数的人类鼠疫病例发生在非洲。
■ 2017年8月1日至10月30日在马达加斯加报告发生的按临床分类和发病日期分列的确诊、可能和疑似鼠疫病例。
图片来源 | 世界卫生组织
1840年,已然肆虐了其他大陆的“天花”(Smallpox)在南非爆发。这是一种由天花病毒引发的急性传染病,它由已显症状受感染的者的飞沫和受感染的气溶胶在人际传播。
非常幸运的是,在英格兰医生爱德华詹纳发明治疗和预防天花的牛痘疫苗后,天花经WHO主持展开的全球免疫接种运动,于1980年彻底消除。我们胳膊上“花”形状的疤痕便是接种了牛痘疫苗的结果。
■ 非洲儿童正在接受黄热病疫苗。
图片来源 | 世界卫生组织
20世纪80年代中期,继天花疫情后,流行性感冒(Influenza,简称流感)与黄热病 (Yellow Fever)接踵而来。
流感是由流感病毒造成的传染性疾病,由飞沫传播,直至今天流感仍在多个国家与地区爆发。黄热病则主要影响人类与猴子,常见于非洲和美洲的热带地区,伊蚊叮咬是其传播途径。
今天,其疫苗作为主要的预防措施主要提供给旅行者和当地居民使用。
■ 伊蚊照片。不仅是黄热病,伊蚊还可传播寨卡病毒,登革热和基孔肯雅热等流行疾病。
图片来源 | 世界卫生组织
90年代随着医疗的进步和信息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传染疾病被人们关注,包括我们今天熟知的疟疾(Malaria),艾滋(HIV/AIDS),霍乱(Cholera)以及埃博拉(Ebola)。
九十年代初期,疟疾在非洲大陆的感染率约为40%。这是一种由疟原虫属寄生虫引起的急性发热疾病,主要由雌蚊叮咬将寄生虫传至人体。
关于疟疾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非洲类人动物时期。随着我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疟疾再次获得了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以青蒿素(Artemisinin)为基础的联合疗法是现有的最佳治疗方法。
2017年WHO报告称恶性疟占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区域疟疾病例估计数的99.7%。但相较九十年代初期,其感染率约减少至20%。使用药浸蚊帐和室内滞留喷洒杀虫剂是两种最有效的控制媒介措施,提高药浸蚊帐的获得性和使用率可帮助非洲疟疾风险人群获得有效的保护。RTS,S/A01(RTS,S)是目前唯一的用于儿童的针对恶性疟原虫的疫苗,该疫苗实验阶段历时5年(2009-2014)。
从2019年开始,3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加纳,马拉维,肯尼亚-在选定的中高疟疾传播地区率先开始疫苗接种计划。
■ 药浸蚊帐是前往非洲高疟疾感染地区必需品之一。这种用药物侵染的蚊帐可有效保护睡眠者免患疟疾,使用寿命通常为2-3年。
图片来源 | 世界卫生组织
1959年,一名在刚果死亡的男子的血液样本被保存。后来专家从该血液样本中证实他感染了艾滋病毒。关于艾滋病毒的感染案例直到1981年才在美国正式被报道。随后,越来越多的病例在各国相继被证实与报道。
艾滋病毒(即人类免疫缺陷病毒)通过攻击人体免疫系统削弱人体对感染和某些癌症的防御系统,感染者通常在感染2-15年后发病,母婴,性传播与血液传播是其主要的感染途径。
HIV感染与艾滋病之间有清楚的定义分界,只有出现了某些癌症、感染或其他严重的临床症状的感染者会被诊断为患有艾滋病。直到今天,艾滋病仍然是一个全球的公众卫生问题,关于其防御、阻断与治疗方案的宣传及落实一直是社会各界需要共同努力的目标。
据2019年WHO报告,三分之二以上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处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非洲的少女和年轻妇女被认为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更大。而多个研究表明,在非洲展开男性包皮环切手术对艾滋病毒的预防起到了有效的作用。
此外,由于科学家在非洲的小人猿中发现与人类相同的HIV,加之美国最早的艾滋病报告与男同性恋群体有关,民间出现很多关于艾滋病毒传染至人类的猜想和谣言,但目前并无科学研究证明艾滋病最初的传播源于非洲男性与黑猩猩交配。
正确的认识艾滋病毒,做好有效的预防与阻断措施将极大降低感染风险。
■ 2009年9月28日,年轻人在首都科特迪瓦阿比让的工作区Yopougon挥舞收到的避孕套,作为西非艾滋病预防计划的一部分。
图片来源 | Worldpress (Sia Kambou / AFP-Getty Images)
霍乱的最初宿主源自十九世纪印度恒河三角流域。1971年波及非洲。
霍乱是一种致命性极强的急性腹泻感染病。摄入受到霍乱弧菌污染的食物或水是其主要的感染途径。当感染者的粪便出现这种细菌并被排泄到周围的环境中时,周围的人则有可能被感染。
因此,安全的食物,清洁的饮用水,卫生的居住环境是改善霍乱等其他水源性疾病流行的必要条件。从公众卫生的角度,霍乱仍然是一项全球性的威胁。目前关于霍乱的治疗主要集中在腹泻引起的脱水治疗。
Dukoral®、Shanchol™、和Euvichol-Plus®是三种经过世卫组织资格认证的口服霍乱疫苗。自2017年,世卫组织在霍乱高风险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疫苗接种以及重点卫生干预措施。
■ 两个南苏丹儿童在家门外洗脸。
图片来源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Meyer
1976年,埃博拉病毒在同时爆发于南苏丹与刚果民主共和国扬布库的疫情中被首次发现。
2014-2016年在西非爆发了1976年以来发生的最严重与复杂的埃博拉疫情。目前已确定6种埃博拉病毒属种,病毒感染后的潜伏期可持续2-21天,出现症状后的感染者才具有传染性。其通过破损的皮肤或者粘膜直接接触埃博拉患者或死者体液、血液,以及其他受感染的污染物品在人际间传播。
■ 根据埃博拉故事改编的小说,电影《血疫》封面及海报。美剧《血疫》第一季以六十年代的非洲和八十年代末的美国发现埃博拉病毒和疑似埃博拉病毒为两条主线,讲述了社会各界抗击埃博拉病毒大规模传播的传奇故事。
关于埃博拉病毒的来源,多数研究支持大蝙蝠科果蝠是其自然宿主。最初病毒通过野生动物传到人。rVSV-ZEBOV疫苗由2015年在几内亚开展大型试验,目前正在发生疫情的地区得到使用。
除接种疫苗以外,良好的预防和控制措施会极大的降低感染风险,如:减少因接触或食用果蝠、猴子、豪猪等野生动物带来的传播风险;减少直接密切接触埃博拉症状者带来的人际传播风险;安全并有尊严的处理死者尸体;减少非安全性交带来的传播风险等。
■ 插画师元熙通过野生动物绘画向大众表达病毒与自然饲主之间的联系,以此宣传,教育从公众卫生的角度出发为什么我们要拒绝野味。
图片来源 | YUANXI
如何应对流行病?
非洲有待提升四方面

提升一:气候服务
许多疾病的传播周期都受到热量、湿度和降雨模式等自然环境因素的深刻影响。
例如,导致疟疾的寄生虫和传播疟疾的蚊子都对气候变化高度敏感;霍乱往往与大量降雨和洪水有关,干旱导致水安全和食品卫生问题也可能引发霍乱流行;过去五十年间,全球登革热发病上升了30倍。
研究表明,高温、高湿和低风速与登革热流行有关;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细菌性脑膜炎与气候密切相关,因为其总是与干热、夹杂泥土的哈麦丹风一同到来........
气候服务(根据世界气象组织的定义,气候服务指以协助个人和组织决策的方式提供气候信息。服务需要有关各方妥善参与,具备有效的获取机制,并必须响应用户的需求)利于实现被动应对突发事件转向主动进行风险评估、建立早期预警系统并采取预防性措施的目标。在流行国提供更为有力的气候服务将有助于预测流行病的出现、强度和持续时间。
提升二:卫生公共产品供给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人类利用全球卫生公共产品成功地根除了盘尾丝虫病、天花等重大传染病,但在非洲地区,由于居民得不到足够的卫生公共产品,现有的卫生公共产品供给尚不足以彻底遏制艾滋病、疟疾等重大传染病的蔓延。
发达国家的健康水平较高,对向非洲地区提供卫生公共产品缺乏动力,帮助非洲国家根除传染病并不能给发达国家带来直接收益。
非洲某些国家则受制于其自身落后的卫生观念和基础设施以及动荡的政治局势,无法承担自身应负的责任,即便国际社会提供给这些国家必要的卫生公共产品,也无力用于改善人民健康水平。
要改变非洲地区卫生公共产品供给不足的现状,各个国家都需要顺应潮流、转变思路,以合理的方式兼顾国家利益与全球共同利益,为人类的共同福祉承担自己应尽的责任。
■ 一非洲儿童正在接受脊髓炎疫苗。
图片来源 | DR Congo polio outbreak 'from poor vaccine coverage' - BBC News
提升三:医疗卫生体系
非洲的医疗卫生基础之薄弱不仅仅是缺医少药问题。正规的、系统的、成建制的医学教育和医疗卫生体系亟需完善。同时大数据医疗将会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非洲落后的医疗卫生状况并未因外部援助得到实质性改观。外部的支持也仅仅是点对点的个案, 无法覆盖广大患者。
各国医疗制度与卫生体系差异很大,社会发展与变迁过程中的政治改良、结构性调整和地方分权等重大调整也广泛而深刻地影响了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进程(肯尼亚、坦桑尼亚和尼日利亚等非洲国家近年来实施地方分权政策。地方政府虽然拥有了较大的权力来行驶其医疗卫生责任,但是地方政府也苦于无税收、资金不足等难题,新的卫生健康问题层出不穷,多次发生医护人员和公共卫生工作者群体性罢工事件)。
当地社区固有的病患经验、就医实践以及传统医学问题深刻影响着医疗卫生体系。
专门的科研人员与医疗人才短缺。诊断技术、诊断工具有待提高,特别是早期诊断技术。
各国对非援助的项目也逐渐趋向多样化和本土化,推动非洲整体教育水平与提升居民健康素养势在必行。
尽管在医疗设备、通讯基础设施和数据人才存在不足,但大数据依然为非洲摆脱疾病困扰带来了新的契机和希望,大数据医疗不仅可以极大降低非洲医疗成本、弥补非洲医疗人才短缺状况,还在疾病防控和患者诊疗更具优势。
■ 医护人员使用检测试剂。
图片来源 | 世界卫生组织
提升四:公共卫生监测
公共卫生监测是感染性疾病防控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许多感染性疾病的暴发都与当地公共卫生监测体系能力的不足或缺失有关。
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
北部非洲和中部非洲缺乏区域性监测项目,不利于当地感染性疾病的防控。2015年西非3国埃博拉出血热暴发疫情的控制也主要依赖于各类国际力量的援助;这些国家感染性疾病监测能力也在此次疫情暴发之后得到大幅提升。
病原学诊断与分析能力
尤其是基于基因组测序等现代分子技术的病原学监测项目比较缺乏,不利于掌握感染病原体的流行、传播与变异变迁规律。充分利用现代分子诊断技术,结合传统流行病学方法开展创新性的数字病原学监测,已经成为目前感染性疾病病原学监测的发展趋势。
虽然非洲地区感染性疾病监测领域仍然面临着许多挑战,但是随着非洲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建立以及非洲国家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卫生投入经费的不断提高,未来非洲感染性疾病监测能力将有望获得大幅提升。
结 语
2020年新冠肺炎的爆发让公众卫生话题再次被社会各界所关注。这个话题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流行病仅是全球公众卫生话题的一小部分。从非洲流行病简史中不难发现,认识流行病的来源,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能极大的降低个人感染概率。
“卫生”二字的背后向我们传达了太多的信息:食品及饮用水的安全,基础卫生设施的普及,对性传播疾病的重视,疫苗研发,医疗物资的储存,气候变化背后来带的疾病风险等等。
2015年,联合国制定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其中,“良好健康与福祉”是第三个目标。认识和预防疾病,注意个人卫生,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是普通群众最容易也最直接参与到目标行动的方式。
接受隔离的你,奔赴一线的你,坚守岗位的你,关注卫生话题的你,拒绝野味的你……正在参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行动中!
关于非洲公共卫生话题,如果您有任何想表达的,随时欢迎联系我们,共同探讨! ◇ 游猪生态
参考文献
[1] Epidemic. (n.d.) Miller-Keane Encyclopedia and Dictionary of Medicine, 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 Seventh Edition. (2003). Retrieved from https://medical dictionary.thefreedictionary.com/epidemic
[2] Kagaayi, J., & Serwadda, D. (2016). The history of the HIV/AIDS epidemic in Africa. Current HIV/Aids Reports, 13(4), 187-193.
[3] Kibel, M., Shah, P., Ayuku, D., Makori, D., Kamaara, E., Choge, E., ... & Braitstein, P. (2019). Acceptability of a pilot intervention of voluntary medical male circumcision and HIV education for street-connected youth in western Kenya.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64(1), 43-48.
[4] Pandemic. (n.d.) Miller-Keane Encyclopedia and Dictionary of Medicine, 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 Seventh Edition. (2003). Retrieved from
https://medical-dictionary.thefreedictionary.com/pandemic
[5]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ho.int/home
[6] 陈勇, 韩黎, & 刘超. (2018). 非洲感染性疾病监测现状.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39(11), 1530-1534.
[7] 曲鹏飞. (2015). 非洲卫生公共产品供给不足成因探析. 国际政治研究, (2), 73-83.
[8] 高良敏, & 程峰. (2019). 多方在场: 中非公共卫生合作新视角. 中国投资 (中英文), (10), 1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中非视界 ( 京ICP备12008728号-9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