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非视界网! | 国内频道 | 国际频道|ENGLISH

中非视界




中非视界 网站首页 投融资 新闻资讯 查看内容

渣打:看好中非贸易发展前景 将持续加大在非投入

2015-5-25 15:50| 发布者: 中非视界| 查看: 822| 评论: 0|来自: 和讯银行

摘要: 渣打银行非洲区企业及金融机构客户部总裁辟仕文(左)及渣打银行(中国)副行长张之皓(右)   中非之间的贸易在过去几十里发展的非常迅速,1950年中非之间贸易额只有1200万美元,到2014年总贸易额已达到2200亿美元。 ...

渣打银行非洲区企业及金融机构客户部总裁辟仕文(左)及渣打银行(中国)副行长张之皓(右)

  中非之间的贸易在过去几十里发展的非常迅速,1950年中非之间贸易额只有1200万美元,到2014年总贸易额已达到2200亿美元。渣打预计,到2015年,中非之间贸易额可达到2400亿美元。在未来的三年内,中国将超过欧洲,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随着中非贸易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瞄准机遇,走进非洲市场。近日,和讯银行有幸邀请到渣打银行非洲区企业及金融机构客户部总裁辟仕文及渣打银行(中国)副行长张之皓两位业内专家,为大家解答中非贸易未来的发展趋势、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投资机遇,将面临哪些风险以及如何规避风险等问题。

  中非贸易发展潜力巨大

  问:目前中非贸易投资发展呈现出怎样的特点?

  辟仕文:首先,从2000年到2014年,中非之间的贸易是有着非常迅猛的增长,到2014年,中非之间贸易额已经达到2200亿美元的规模,我们预期,到2015年是会达到2400亿美元左右的规模,到2030年则有望达到1.7万亿美元左右。不过,尽管目前中非贸易发展趋势还是保持着积极、正向的增长趋势,但相比较2012年、2013年甚至之前的增速,已经在略微放缓。

  其次,从贸易的构成来说,贸易结构也在发生一些变化。现在非洲已经有一个相当大的中产阶级的消费群体,正是由于这样一个群体存在,所以从中国到非洲的出口贸易构成当中,有越来越多的消费品、制造业产品、机械设备等。从非洲向中国出口的这块也在发生着一些变化,不仅仅都由大宗商品构成。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就是中非之间的贸易增长速度是要快于非洲和其他地区、其他贸易地区之间的贸易增长速度,所以,我们预期在未来三年中,中非之间的贸易额会超过非洲和欧洲之间的贸易额。

  现在中国从非洲的进口占到中国总进口约6%左右,随着中国从非洲进口的多元化,未来可能不再仅仅局限于大宗商品。

  看好未来3-5年非洲经济发展

  :渣打如何看待当前中非之间经济形势的变动?

  辟仕文:目前整个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对非洲的一些国家的经济是有一些影响的,特别是贸易量方面,非洲所出口的商品无论是从价格来看、还是从数量来看都有所下降,比如,从赞比亚向中国出口的铜,无论是铜价的出口价,还是出口量,都受到了中国经济下滑的影响;还有像非洲的大概有三、四个国家的一些铁矿石的一些项目也受到了相应影响;与铁矿石相关的一些基础设施的项目,实际也受到了一些牵连,有一些要么就是进展放缓,或者有一些是有延迟,这些都可以说是跟中国的经济放缓,导致相应的对于大宗商品需求下降都是有一些关系的。

  从整个非洲向中国出口的情况来看,实际上这个出口还是在增长,但是增长的速度确实是放缓了,而且也可以从一些国家的GDP增长放缓当中,可以看到中国整个经济放缓对于这些经济体的影响。

  目前来看,由于国际油价走低的原因,所以一些非洲国家,像加纳、尼日利亚以及安哥拉可能在宏观经济上遭遇了一些压力,货币贬值,预算赤字在膨胀,美元比较短缺,这种情况限制了这些国家在基础设施等项目上的投资,这个投资速度放缓的情况,也会对来自于中国的投资有部分影响,但是这个是短期的。从中期来看,在未来投资的速度还会恢复,并且再往上走,这些非洲国家的经济也会有相应的一些调整,对于中国投资者投资机会来说未来还是会非常多的。

  展望未来3到5年的非洲经济,我们认为,即便是在大宗商品价格没有出现太好的增长和回调情况之下,我们仍然对非洲的经济持比较积极的展望态度。  

 石油、铁路、发电、电信等领域投资机会仍很大

  问:这两年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哪些领域投资更多一点?哪些区域的国家更受中国企业青睐?

  辟仕文:投资来说,主要在基础设施方面,尤其是在港口和公路的建设上投资吸引中国的资金比较多的,铁路可能相对比较少。港口、公路还有一些相关的电力行业投资,工程总承包性质的EPC等项目,还有一些建设项目,也都是比较多的一个领域。

  在非洲,像嘎纳、坦桑尼亚等都是吸引中国投资比较多的国家,在尼日利亚,现在有一个很大的港口项目正在建设;埃塞俄比亚农业方面的投资项目吸引资金也相对比较多,除了这些以外,还包括乌干达,对于石油资源的收购项目(也受到中国企业青睐)。

  问:中国企业对非洲哪个行业的并购多一些?

  张之皓:讲到并购,我们认为不同行业发展模式是不一样的。目前,大家看到很多并购是发生在资源类型的,如原油、石油,矿业。因为这个行业,你要么就是进口原油,全球市场买原油,如果想有个资产的话,你就去买一个油田,所以在这个领域里面,企业发展模式会并购比较多,但这个并非中国跟非洲之间经济贸易唯一的方式。

  另外还有一个,是中国在海外获得的工程量,外经贸数据显示,去年规模已接近700亿美元。中国的工程公司能力还是挺强的,你帮别人修路,你不需要把这条路买下来,像修路的这种工程建筑类公司,它的经济活动量是看你拿到的合同金额来衡量的,因为它的营业模式是合同金额。从合同金额来讲,非洲已经连续4年成为中国在全世界拿合同金额的第二大地区。

  问:现在非洲市场出现一些新的变化,将给中国企业带来哪些新机遇?

  张之皓:因为非洲是一个成长非常快的市场,从人口到经济发展,从人均拥有的发电量,人均拥有的公路里程,人均拥有的铁路等等,是远远低于金砖国家的平均数,远远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数的,所以它对基础设施包括铁路、公路、发电、电信等,里面的需求是非常旺盛的,尤其经济发展上去以后,这方面有大量的缺口。这种变化,对中国的很多企业来说,从设备生产商到工程承包商等等,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渣打首先看到了这个趋势,希望把这个市场信息、资源信息带给中国的企业,告诉大家非洲有多大的需求,鼓励我们中国企业去看一看。

政治、法律和人员是三大主要风险

  问: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主要面临哪些风险?

  张之皓:这个问题,也是我们想问中国企业的,如果你去非洲投资,你认为最关心的,不确定性的东西是什么?我们调查的结果很有意思,有30%以上的人认为是政治(风险);其次,关心的是法律环境(风险);第三是人员(风险)。其中,政治风险跟法律、环境风险占比排名第一、第二,超出人员风险大概20个百分点。

  那我们渣打能做些什么事情?就是帮助客户,在多个方面提供附加价值服务,比如在借钱或做并购的时候,我们可以把有些条款或有些服务做到位,企业就能规避一些风险。

  辟仕文:举个例子,中国公司到非洲一些国家去投资的话,他们显然是希望能够有投资回报可以拿回来的,但在一些国家,如安哥拉、加纳,或其他一些国家,他们的外汇管制是非常严格的,通过什么样一些法律形式去进行投资,通过什么法律实体、应该有什么程序、使你最后能够将投资回报拿回来,这个也是需要银行给投资者提供一些专业的意见。

  问:渣打如何帮助中国企业规避当地的一些风险?

  辟仕文:说到融资风险,实际上渣打会帮助投资者、帮助客户去管理整个流程,也会帮助他们请当地的律师事务所,提供有关于像税法以及在会计或者是会计准则等方面一些相关的建议和意见。

  在融资方面,渣打可以提供包括美元和本地货币在内的融资,可以提供资金的确定性,也可以帮助他们管理外汇的风险。中国投资者到非洲某一个国家进行相应的并购,外汇风险还是一个非常大的风险。如果是用所在国本币进行投资,最后的收购项目所生产的产品又不能够带来美元收入的话,那对他们来说,外汇风险还是相当大的,所以,我们会给他们提供外汇风险的管理,这也是整个融资计划一揽子当中的一部分,是我们提供的服务的一部分。

  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复杂性,在于中国投资者来说,很多时候不是一家来投资的,他们可能要携手其他的投资者组成投资的联合体来进行投资。比如中海油在乌干达的项目就如此,所以渣打会给整个投资联合体提供相应的咨询和意见,帮助他们管理外汇风险。

  除了管理外汇风险之外,渣打也会给他们提供交易所需要的账户。对于非洲的投资项目来说,毛里求斯是比较好的一个地点,那里是一个比较高效、比较便利的地点,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会通过毛里求斯,为中国的客户提供服务,包括提供相关交易所需账户服务等等,然后让他们再投资到非洲市场。

  张之皓:此外,非洲也有很多政府性的机构,类似于国内的中信宝、开发银行,如非洲开发银行等等。投资者在当地融资,希望资金便宜一点,希望风险小一点,而这些官方、半官方组织,能提供的这样资金,它的目的是为了促进经济发展。这类官方组织还起到另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可以把组织里的资源也整合起来,适当地运用到我们客户项目里去。风险是躲不掉,客户也可以通过类似购买保险的方法来规避风险,这也是整个融资方案很好的一部分。

  辟仕文:渣打给客户所提供的融资安排当中,很多时候会有出口信用机构的参与,通过出口信用机构参与,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释一些相关政治风险。尽管我们看到整个的非洲经济情况有所放缓,但到目前为止,这些政治风险并没有真的发生,以至于要使用到预先准备的风险缓释工具。

  实际上,对中国企业来说,在非洲有一些国家在项目执行速度上是比较慢的,比如说他们要获得一些议会的审批,或者是项目所作地区的相关主管机构的审批,使得这些项目可以往前推进,但这个速度有时候让人有点着急的,这点可能是中国企业在经营项目的时候会遭遇到一些问题。

  从国别风险或说政治风险来说,渣打在融资架构当中放入了很多防范政治风险的工具,但是到目前为止,至少在过去一年当中,没看到一例这种保险需要被使用到,没有发生过被国家征收的情况。所以,尽管整体的非洲宏观经济情况有些变化,但发生实际风险的机率是很小的。

  问:银行在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该如何防范风险?渣打在这方面有什么经验分享?

  辟仕文:我觉得第一步也是非常关键的一步,就是在开始项目之前,首先需要去判断这个项目的可行性,考察这个项目是不是足以能够让你获得相应的银行的资金支持,能不能获得融资,要去看这个项目的基本面,看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做非常充分的可行性的调研,判断这个项目未来要产生的现金流是不是足以能够来偿付相应的债务,还有能不能给股权投资者带来应有的合理的回报,这样一个最基本的判断和分析是非常重要的。

  而这样一个可行性调研应该是由公司和银行一起携手来进行的。实际上,很多企业第一步做得是不够的。如果第一步基础没有打好,你直接就冲进去了,就开始做这项目了,三年之后发现不行,根本就维持不下去了,再去发现可能当初对市场的判断有问题,对这个项目产生现金流能力的判断有问题,到那个时候可能就已经太晚了。

  还有一点,我觉得就是对中国的一些公司,以及银行来说,它们可能需要认识到,现在越来越多的项目是不可能靠一家来完成的,很多情况都是需要多方参与到一个项目当中,才能最终把这个项目开始实施、能够做完。

持续加大对非洲业务的投入

  问:渣打在非洲市场业务发展情况如何?

  辟仕文:从业务分布来说,渣打银行在非洲的15个国家都有分支机构网点,其中,在有一些国家有100年甚至150年以上历史,所以,对于非洲而言,渣打银行是一家有悠久历史的银行。

  一直以来,渣打银行持续为到非洲进行贸易和投资的公司和机构提供服务,除了以上所说的15个有分支机构的国家外,我们总共在36个国家可以帮助客户开展相关贸易投资活动,即便在那些我们没有分支机构的国家也可以。

  我们之所以能够帮助客户在非洲进行贸易和投资,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我们的全产品和全服务的能力,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给客户,譬如说要收购、并购的时候提供咨询建议,然后满足他们融资的需求,帮助他们进行投资,管理他们的一些外汇风险。如果他们要进行相关工程投标时候,也可以出具履约保函等。

  为了更好地为中国客户服务,我们在非洲不同的国家,包括在西非、中部非洲以及南部非洲都配有专门的能够说中文的团队,他们不仅能说中文,且对所在国家市场以及非洲的情况都非常地了解,更有助于来为客户提供服务。

  渣打银行2013年在非洲的业务收入是17.5亿美元。我们在非洲的整个业务结构是比较平衡的。如果在某一个业务方面收入出现一些下降,或者某些国家出现业务情况没有那么好,一般另外一些业务、另外一些国家就会有比较好的一些表现,可以实现相互之间的弥补,所以从整个业务结构来说是非常平衡,而且业务的盈利能力非常强。对于渣打银行来说,非洲业务属于盈利高回报高的一块业务领域,现在未来都会加大投入的一块业务区域。

  记者:面对同行在非洲市场的扩张,渣打如何看待?和他们相比,渣打有着怎样的优势?

  辟仕文:从在非洲的国际银行发展情况来看,是有一些变化的,实际上在非洲的美国、欧洲背景的银行,已经在缩小自己的规模,而中国银行则是在扩大它们在非洲的一些业务网络。

  现在在非洲无论在基础设施方面、还是在消费品行业或者其他行业,投资的规模是非常大的,靠一家银行独自帮客户去分担这些风险是不够的,所以需要不同的银行携手共同为我们的客户分担风险,因此我们非常欢迎中国银行对非洲的兴趣。

  渣打银行作为一家在非洲拥有悠久历史的银行,我们非常欢迎来自于中国的更多银行参与到非洲的市场中来。我们非常愿意,也非常需要和中国银行携手,更好地为客户来提供服务,来分担风险,以及共享回报。

  打造人民币国际化领先银行

  问:随着人民币国际化推进,非洲市场这块业务发展如何?

  辟仕文:现在在非洲,有六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安哥拉、尼日利亚、坦桑尼亚、加纳、肯尼亚和南非)已经把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一种,从贸易来看,人民币结算的贸易量目前还没有很大,根据我们的估计,大概占到中非贸易的3%左右。在大宗商品贸易以人民币结算之前(大宗商品主要以美元定价),以人民币结算发展的速度或者说它比例的增长可能都不会非常快。

  好消息就是,在非洲比较大的中央银行都已经表示出了对人民币的兴趣,已经开立了相应的账户,有一些已经是接受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

  张之皓:对人民币国际化,渣打是非常非常欢迎,渣打也想成为人民币国际化方面领先的银行,这是我们的一个战略。未来不管在清算领域,还是交易、保值、资本市场,人民币资本市场等,我们将全面拓展我们的业务范围。尽管现在以人民币结算的贸易总额还不是太大,但路需要一步步走,我们看好未来的发展趋势。

  问:随着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在提升,它对中非双向贸易的产生什么影响?

  辟仕文:贸易是双向的,非洲向中国出口很多的大宗商品,中国向非洲出口很多的制成品、电子产品、消费品,从双向贸易角度来说,人民币发挥在结算和支付当中的作用,就需要整个银行系统,不仅仅是央行,包括很多其他在非洲的商业银行,首先需要能开人民币的账户,然后才能够来进行相关的人民币结算、人民币支付。但很多非洲当地的银行还没有这个业务。所以,首先要这一步产生,才能够有在双向贸易当中,人民币作为支付货币以及结算货币的使用。

像渣打银行这样的机构,可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做一些更多的教育、投资的工作,让非洲银行界、金融机构认识到用人民币结算来促进中非贸易发展的重要性,愿意去开立相关的人民币账户,促使在中非双向贸易中更多的使用人民币来支付、结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中非视界 ( 京ICP备12008728号-9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